当前位置:华声晨报网 > 社会 > 人物 > 正文

童金南:一生只做一件事的科学家

0评论0时间:2019-04-18 17:00  来源: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  作者:王艳平 江卉   点击:次  字号:

“冷板凳”一坐几十年,每年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野外,探寻远古之谜——不爱谈个人,只想讲团队;不愿回顾过去的成绩,只提研究的进展。

\

  图为:童金南教授在实验室显微镜前观察化石。﹙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张朋摄﹚

 

  背起行囊就出发,他一生只做一件事,那就是日日夜夜和古生物化石打交道,一眨眼就是30多年。

 

  他是童金南,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地球科学学院教授、无党派代表人士、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,生物地质与环境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,长期从事古生物学教学和研究。

 

  白手起家,建起国家重点实验室

 

  童金南太忙了。

 

  即便早已是教授、博导,56岁的他每年仍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野外。这位地质科学家一提起古生物,就打开了话匣子。

 

  1978年,16岁的童金南以公社片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(原武汉地质学院)地层古生物专业。上了大学才知道,曾经炙手可热的古生物学专业已经“转冷”。

 

  走进地质殿堂,童金南顾不上专业的“冷热”,几乎天天泡在阅览室。厚厚的专业书,看了一遍又一遍。转眼到毕业季。同学们纷纷改行,他却一头扎进实验室,探寻远古之谜。

 

  凭着这股韧劲,他被我国著名古生物学家殷鸿福教授相中,收为门下首个研究生。

 

  导师殷鸿福的为人治学之道,成为童金南的榜样。他暗暗下定决心:要让我国的地球生物学在国际学界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

  2003年,童金南牵头建设国家重点实验室。没有建设场所,他努力向学校争取;缺少实验仪器,他拿出自己的科研经费购置。

 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011年1月,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生物地质与环境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,从全国150多家参评单位中脱颖而出,正式获批立项建设。

 

  如今,这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已成为全国古生物研究中心之一,拥有地质微生物分析等五大研究平台,汇聚近百名科研人员。其中,包括多名院士和“长江学者”,还吸引了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澳大利亚等国家的一流学者共同参与研究。

 

  潜心钻研,18年只为一颗“金钉子”

 

  “金钉子”是什么?

 

  在地学界,地质年代与年代之间分界的国际划分标准,俗称“金钉子”。拥有了“金钉子”,其他国家地质学家的相关研究,都要向“金钉子”看齐。

 

  上世纪80年代,童金南加入导师殷鸿福的团队,参与申报地质历史上约二亿五千万年前古生代和中生代分界的“金钉子”。

 

  2000年,国际地学界正式将这颗“金钉子”定址浙江省长兴县,这是地质历史上分量最重的“金钉子”之一,被称作中国地学界“可载入史册”的标志性创新成果。

 

  受益于“金钉子”,长兴县从封闭走向开放,从贫困县一跃成为全国百强县。

 

  “金钉子”意义非凡,申报难度可想而知。 一颗“金钉子”的确定,需要几代科研工作者接力完成。

 

  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在长兴“金钉子”成功之后,他又开始着手安徽巢湖“金钉子”的研究工作,18年来从未中断。

 

  实验室里,一台显微镜、一片化石,他一坐就是一整天;野外考察,风餐露宿,他一走就是几个月。

 

  那一年,童金南在青藏高原野外考察时,在大出深处的一面山坡上,发现了有价值的化石。

 

  “兴奋的心情,至今记忆犹新。”他回忆,他和同伴白天找化石,晚上住在漏雨的土坯房里。为了不被淋湿,睡觉就把雨布搭在被子上。“几个月后,硬是扛回了一批珍贵的化石。”

 

  在中国地质大学主楼地下室,一间屋子里装满了他的“战利品”——化石和岩石标本,那是他最珍爱的东西。

 

  30多年来,童金南采集的化石标本达数十万件,其中不少是具有重大研究价值的稀有化石。

 

  科学研究“差不多”就是“差很多”

 

  每一个学生,童金南都要精心雕琢。他说,自己最看重的身份是教师。

 

  在学生眼中,童金南是不折不扣的严师。对于文章中的每个字句,甚至标点符号,他都会细细推敲。“为什么这么严?我始终觉得,在学生阶段就要养成严谨的科学态度和科学精神。”童金南说,科学研究“差不多”就是“差很多”。“我鼓励学生参加野外工作。野外是天然的第一实验室,搞地质研究不到野外,怎么能找到科学的证据?”童金南说。

 

  野外实践教学是言传身教的最好机会。

 

  每次带学生野外实习,短则半个月,长则一两个月。行走在高山草原,童金南更像一位慈父。爬山时,他总走在队伍最前面,时刻警惕危险的出现;坐车时,他总是挑“不太安全”的副驾驶位置,还笑称“很舒服”;下大雨时,他把冲锋衣脱给寒风中的学生;遇到困难时,他给学生们讲述搭油罐车深入西藏无人区的经历;他体力不输20多岁的小伙子,经常第一个到达山顶的观察点……“古生物学是冷门专业,报考的人不多。作为基础科学,古生物学需要优秀科研人员传承发展,我们必须为国家储备一批优秀人才。”为此,童金南在繁重的科研工作中抽时间,为本科生授课,主动要求担任班主任。

 

  如今,在童金南的带动和培养下,一批有志学生投身古生物学研究。其中,留校任教的宋海军已成长为古生物领域知名的青年专家,获国家“优秀青年科学基金”资助,入选教育部“青年长江学者”。

 

  不忘初心,回报社会

 

  2017年,童金南以无党派代表人士的身份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。

 

  作为一名高校教师和全国政协委员,他深感责任重大、使命光荣。

 

  担任政协委员时间不长,他积极参加中央社会主义学院、省政协组织的学习、调研和座谈,虚心学习,主动参与。

 

  他以自己多年专业沉淀为基础,在矿山地质生态治理、古生物化石资源保护、汉江流域长期生态和生活补偿等方面提出了建议,得到了国务院有关部委的答复。

分享到:
【责任编辑:网编lcl】
发表评论 评论数(0)
华声晨报简介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微博微信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隐私政策 | 服务条款 | 意见反馈

        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无关,其原创性及文中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保证或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。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,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立场;本站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,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。如您浏览本站或通过本站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,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,本站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。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含文章中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本站将会进行相应处理。投诉邮箱:hscb1618@sina.com